幸运飞艇公众号

社会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 > 社会 > 谷雨计划 | 纸媒式微、网络媒体大裁员,媒体人的明天在哪里?

谷雨计划 | 纸媒式微、网络媒体大裁员,媒体人的明天在哪里?

今年初,美国媒体行业又经历了一次大规模的裁员潮。跟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的报道,BuzzFeed、Verizon Media和Gannet等三家美国媒体在1月23日当天同时宣布裁员。本次裁员潮涉及的员工总数超过1000人,引发行业热议。

1月28日,一篇名为 “你被BuzzFeed裁员了吗?”的小文章发表在Buzzfeed的交流社区并引发热议,作者是该新闻媒体的前员工杰森·斯威滕(Jason Sweeten)。

谷雨计划 | 纸媒式微、网络媒体大裁员,媒体人的明天在哪里?

Jason Sweeten 在个人Twitter账号上分享Buzzfeed裁员小文章。

几日前,他收到了一封来自于Buzzfeed老板的内部邮件,宣布为了降低运营成本,他将不得不“被下岗”。和他相同遭遇的员工约有220余名,占Buzzfeed全球员工总数的15%。

这次裁员潮不仅限于BuzzFeed,已经在Mic网站工作5年的玛丽·索利思(Marie Solis)也没能逃脱这次裁员厄运。以引人入胜的内容和可观的读者数量著称的Mic网站曾在2017年被估价1亿美元。

然而就在几个月前,Mic却以500万美元——仅占估价5%的价格被出售。新主人Bustle数码集团决定重新组建编辑部。易手前,包括玛丽在内,整个采编部门被解雇。

此前各大媒体公司就已经经历了多次裁员。皮尤研究中心(Pew Research Center)的数据显示,在2017年1月到2018年4月间,36%的美国大报出现了裁员情况,至少有23%的高流量数字媒体也是如此。

网络媒体不依托传统媒体架构,主要通过Facebook、Twitter等社交媒体上转发传阅他们的产品。这类网络媒体曾大量接纳离开传统媒体的记者和编辑,一度被媒体人视为新闻报道的希望。

但是低价收购、大规模裁员,网络媒体的泡沫似乎已经若隐若现,这令不少因经历过传统媒体危机而心有余悸的新闻理想主义者、新媒体从业人员深感不安。网络数字媒体似乎正面临着他们的寒冬。

网络媒体泡沫真的存在吗?网络媒体的短板在哪里?新媒体该如何发展?谷雨作者采访了网络媒体专家,寻找答案。

Facebook是“罪魁祸首”?

与网络媒体陆续以节省开支为由精简人力大幅裁员相比,Facebook正赚得盆满钵满。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8年其营收总额达558亿美元,较去年同期增长了37%。仅2018年第四季度净利润为68亿美元,较去年同期增长61%。Facebook每月活跃用户23.2亿,每日活跃用户15.2亿,这一数字同比分别增长9%。

网络媒体的兴衰一直似乎与Facebook的政策息息相关。2006年,Facebook首推“消息流”(News Feed)——在展示亲朋好友更新的基础上同时推广各类网络媒体的原创新闻。用户在阅读这些新闻时,不需要跳转到原来的网站。

谷雨计划 | 纸媒式微、网络媒体大裁员,媒体人的明天在哪里?

Facebook的News Feed。

通过广告分成模式,Facebook和众多网络媒体合作,改变了欧美传统的新闻分发。新的合作模式使大量网络媒体崛起,数十亿美元的风险投资陆续涌入如Mic、BuzzFeed、Vice和Mashable等新闻网站。这次网络媒体的兴盛也被认为是全球第二次“新闻网站浪潮”(注:第一次是上世纪90年代,聚集不同渠道信息的新闻门户网站大量诞生)。

然而,当网络媒体还期待着Facebook帮它们实现更多流量时,2018年1月11日,Facebook宣布对信息流进行改革,大幅削减新闻、视频等媒体内容,让用户看到更多来自朋友、家人之间的互动。

用户在Facebook上不再是新闻的被动消费者,而会看到更多来自家人、朋友的动态发布,并参与讨论,由此,增加Facebook和用户之间的互动和粘度。信息流改革的直接受害者是长期以来依赖Facebook获得流量的网络媒体,以及为其制作网络视频的媒体公司。

牛津大学路透研究院的网络媒体专家、参与BBC新闻网站创办的尼克·纽曼(Nic Newman)对谷雨记者说,“Facebook调整信息流,减少网络媒体制作的新闻推介,使网络新闻的点击量、阅读量从之前的20%降低到4、5%,这直接影响网络媒体的广告收入。

有些如Mic之类的网络媒体,曾经从Facebook那里获得投资,为其制作视频,这些项目被叫停。”

而面对Facebook的改革,大多数网络媒体无力与之抗衡,甚至包括像Buzzfeed这样的全球性网络媒体公司,纽曼补充说。

2018年,Buzzfeed基本实现了收入3亿美元的目标,但高于预期的运营成本注定该网站没有赚到钱。同年Facebook总广告收入550亿美元,其中98%来自网络广告。与此相比,网络媒体惨败。

英国卡迪夫大学新闻系教授理查德·山姆布鲁克(Richard Sambrook)教授也认为Facebook的变革,是这次网媒大规模裁员的原因之一。过于依附Facebook实现更多流量,导致了目前网媒行业的这种尴尬局面。

Facebook在全球拥有大约30亿用户,比任何一家网络媒体的用户都要多,网络媒体不得不竞相和Facebook合作,以获得更多流量,但同时他们又存在竞争关系,都需要竞争人们的注意力。

近年来,Facebook推送虚假新闻、错误信息的行为不断遭到大众谴责,山姆布鲁克认为,在某种程度上,Facebook破坏了人们对网络新闻和信息的信任。

而Facebook自身无法分辨新闻真伪,区分信息优劣。他表示,很多网络媒体与Facebook展开对话,希望对方给予原创、权威的新闻内容更多支持,采取更合理的商业合作模式。

山姆布鲁克还指出,近期很多网站倒闭、裁员也是网络媒体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。很多新闻网站的投资来自风投,几年过去,如果不能实现既定的回报,没能找到其他赚钱的商业模式,大规模的削减开支势在必行,甚至面临被出售的境地。毫无疑问,新闻的未来是“在线”,如何建立可以赚钱的商业模式是网络媒体的关键。

付费订阅、付费会员制是大势所趋

当后起之秀的网络媒体继续探寻赚钱模式时,一些传统媒体早已向新媒体转型,它们推出的网络版收费订阅服务慢慢占有一席之地。在英国,《太阳报》《泰晤士报》《金融时报》《每日电讯报》《每日邮报》网络版均需付费订阅,其每月订阅费在5英镑到11英镑之间。

在美国,《纽约时报》《纽约客》的网络版采用“付费墙”(一种网络支付模式)的做法。这些老牌媒体依靠内容优势已经在付费订阅中站稳脚跟。

谷雨计划 | 纸媒式微、网络媒体大裁员,媒体人的明天在哪里?

《纽约时报》网站的付费提示。

英国《卫报》网络版采用读者自愿捐赠的形式,并启动付费会员计划,增加收入。虽然由于Facebook和Google的强大吸金能力,广告商的钱越来越不好赚,但付费阅读模式成功帮助传统媒体逐步摆脱对广告收入的高度依赖。2018年,《卫报》基本实现了盈亏平衡。

相关信息: